流绪微梦

大学者,著以学识渊博,凌于风气浩然。临圣地,体其风,只觉慧光闪耀,朝气蓬勃。于此繁花似锦之地,亲交同好挚友,喜携柔美佳人,是一番欢畅浪漫;体悟万千世界,感悟世间真理,更是一番高雅情趣。于此般传奇之四年,个人所觉,仿若三言。

青春与时光——“我是清都山水郎,天教懒慢带疏狂。”

于四年时光之始,首获之物并非知识,并非友情,并非爱情,而是自由。有道是,自由是一切独立行为的基础,当自由为青春奠下基础,青春与时光相伴,这便使我们拥有了放纵狂情、挥洒青春的机会。塞·厄尔曼曾有言:“青春并不是指生命的某个时期,而是指一种精神状态。”对于我们而言,此刻非但是精神最为青春之时,更是时光最为耀眼之时。年少轻狂,诗酒相随,共逐远方,岂不美哉?与挚友并肩,挥洒汗水于球场;与佳人携手,共度时光于樱林,想必这定是诸位延颈鹤望之事。当青春融入了时光,这段时光便变得充满了浪漫与传奇;当时光托起了青春,这份青春便变得无比的炽热与长久。然而,放纵,必有遏制;青春,必有痛苦。阴阳相伴,方圆相随,炽热不离寒霜,欢喜不离悲痛。

缘分与遗憾——“重头歌韵响铮琮,入破舞腰红乱旋”

大学之士,源于五湖四海,始自三江两境,因缘者,相逢于此。因缘分之存在,时光之流逝,相识相知的二者渐渐地便会产生非同一般的联系。或许初次与有缘之人樱林相约,心中却是能体会到“静女其姝,俟我于城隅。爱而不见,搔首踟蹰。”这般的内心急切。或许历经多次樱林相约,便是产生了“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,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”这般的柔婉情愫。想当初,柳永,以其词名扬后世,以其嫖名震当世,青楼,便是柳永的青春与时光。 “不愿君王召,愿得柳七叫;不愿千黄金,愿得柳七心;不愿神仙见,愿识柳七面。”从这句在当世青楼流传的名言可见柳永与青楼女子缘分之深。可到最后,留下的却是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!”这样的遗憾。柳永这般风流之人,最终亦是遗憾终生,更何况如此之多缘分不如其者?到手之缘分,必要珍惜,使其成为遗憾,便是成了心结。切勿等到而立之年,再用“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来宽慰自身。

阅历与人生——“马蹄经历须应遍,莺语叮咛已怪迟。”

随着青春与时光,缘分与遗憾的降临,阅历与人生也逐渐地成熟健备。正因时光承载了青春,我们才能切身体会那热情奔放与辛酸风雨;正因缘分夹杂了遗憾,我们才能彳亍徘徊于浪漫旖旎与慕然回首。蔡澜先生曾有言:“放得下,是因为能看得开。而看得开,要仰仗于两个方面:一要心足够大,一要阅历足够沧桑。其实阅历沧桑了,心也就大了。概括一点上,就是心要宽阔。心宽阔了,人生才能辽阔。”人生,定然不可一帆风顺,定有奔放的愉悦,亦有失去的糟心。无论是愉悦还是糟心,但心中必要铭记——“行走之路皆为景,体经之事皆为历。所遇坎坷皆为财,人生所贵皆唯前。”毕竟岁月带走了纯正,时光苍老了容颜。如书如画,难忘珍藏;如歌如诗,句句情长。

大学者,是治学之地,更是完体之处。愿诸君撩起满天星火,掀起惊涛骇浪,震动华夏神州。


 


【作者:刘亚东    来自:化学工程学院    责任编辑:宋伟     审核:新闻中心总编室】
分享到:

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,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
打印文章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新媒体平台
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
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