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艺稿:诗心唯有岁月知

一直都是一个安静的人,给我本书我便可以过一个下午。

许是和家里曾经开过书店有关吧,小时候甚至睡在摆书的玻璃展柜里,和书的缘分便结下了。每每有人问起爱好是什么?我总会回答是读书。直到后来读到赌书消得泼茶香,便觉得只此一生的乐事莫若如此。不过我读书倒也不是像圣人一般遍读百家,总是有挑有捡的。最爱读的是小说,喜欢在故事之外做一个旁观者。可惜后来下笔之时却每每写的是散文,入目之景化作笔下铅字。为了笔下能写出东西来,囫囵的读了许多爱看的不爱看的杂书。

转眼间一年已过,来到大学也有一年光景了。初入大学时,因为兴趣来到了记者团,在这里成长了很多。其实每次读书都会写一些随笔,文艺稿不过是将这些整合起来。其实也不能完全这样说,毕竟文艺稿的文字还要再多加打磨。后来开始拼命的接活动,出新闻,总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。越来越熟悉写新闻的用词造句,也越来越不懂我自己。

也曾经接过一些私人工作室的稿子,稿件从早安排到晚,也赚了些钱。不过那段时间头发掉的极为厉害,写作也不再是一件甘之如饴的事。不过倒也因为工作的需要,被迫学到了不少东西。曾经因为要写一篇袁世凯的文章去了解他的生平往事,于众多繁冗的史料中渐渐看到了一个鲜活的袁世凯。在昏天暗地的写稿的过程中忽然迷茫:都说最幸运的事是爱好能成为职业,可是若真的整日与文字打交道,我还能初心不改的热爱这一个个方块字吗,还能有源源不断的灵感写下灿若珠玑的文字吗?

我的青春其实很黯淡,唯有诗书予我几丝光线。曾经有不少朋友老师夸奖我有点文采,让我这平凡庸碌的姑娘觉得总归是有一技之长,而不是平凡的低入尘埃。在家里书店中读过的书、在高三的夹缝中拼凑的读完的书、在大学宿舍的桌前读过的书构成我整个青春。字字如灼,每页文字都烙在了我的心上。

于我而言,青春是一场自我的争执,是和诗书剪不断的纠缠。可是人不总是在这种矛盾的冲突中变得更加优秀吗?痴长了这二十来年,诗心也唯有岁月知罢。但愿平生:旧书奇文看不厌,一灯如豆度光年。

 


【作者:李冰月    来自:化学工程学院    责任编辑:赵柏钦     审核:新闻中心总编室】
分享到:

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,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
打印文章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新媒体平台
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
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