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实记梦人——沈从文

有人调侃道:“沈先生的行情正在看涨。”对此话,沈从文先生宠辱不惊,轻轻摆手说:“那都是过时了的东西,不必再提它…我不过是个出土文物罢了。”而这个“出土文物”却也写过这样惊艳的情诗:“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,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”今天就让我来说说这个写实纪梦者——沈从文。

你可能较为熟悉他的《边城》、《湘西》,而我却更愿意去了解他和他的三三。三三是沈从文对其女神兼夫人张家三小姐张兆和的爱称。沈从文曾坦承自己是一个“血液中铁质成分太多,精神里幻想成分太多”的男子。沈从文对张兆和的爱恋来的默然,却是一发不可收拾,不过有着众多追求者的张家三小姐对沈从文照样是秉着常态拒绝,但冰冰冷的态度并没有浇熄沈从文的一腔真爱之火。

“求你将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记,戴在你臂上如戳记。我念诵着雅歌来希望你,我的好人。”连着几百封情书的攻势终于让两人进了校长办公室,沈喜张悲。胡适校长如此说:“我知道沈从文他顽固地爱你!”,张兆和如此说:“可我顽固地不爱他!”结果是沈悲张怒。

之后沈从文的从北京铺到青岛的情书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多数人愿仆伏在君王的脚下做奴隶,但我只想做你的奴隶。”深情款款。张兆和终于被打动,拍了一封电报给沈从文:“乡下人,喝杯甜酒吧。”据考证,这是中国第一封白话文电报。这个“第一”是沈从文用几百封浪漫的情书换来的,可是这浪漫却让我觉得有点发酸发苦。

“在青山绿水之间,我想牵着你的手,走过这座桥,桥上是绿叶红花,桥下是流水人家,桥的那头是青丝,桥的这头是白发。”时间是残酷的,人到中年的沈从文心底爱着张兆和,心里却慕着高青子,他既面临着家庭破裂的危机,同时又承受着政治的高压,一度陷入人生的黑暗时期。但即使是在生命中最灰暗的时期,沈从文仍然坚持着在给张兆和写信,写给他心中的幻影,他的三三、小妈妈、小圣母,他的乌金墨玉之宝。

因此,三三成了他小说中一系列人物的原型,比如说《边城》里的翠翠,《长河》里的夭夭,还有《三三》中的三三,都是那个皮肤黑黑的,活泼俏丽的,像小兽一般充满生命力的女子。

“火炉边柔和灯光中,是能生长一切的,尤其是那个名为‘感情’或‘爱情’的东西……”但时间到底又是沉淀感情的虚无容器,沈从文自觉自己多次得罪了三三,不过“马拉松”式情书又很是维系着两人的关系,飘渺不定的两颗心终于又重新走在一起了。

叶圣陶曾经说过:“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,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。”但在这其中,沈从文和三姐张兆和的故事却是苦情的、缠绵的。正如沈从文的诗:“这时真静,这时心是透明的,想一切皆深入无间。而我在温习你的一切。”

这就是我想说的那个沈从文。


 


【作者:郭雨朦    来自:文学院    责任编辑:陈志纲     审核:新闻中心总编室】
分享到:

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,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
打印文章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新媒体平台
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
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