料青山,见我应如是

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,见我应如是。如是佳人,潇洒多姿,是秦淮河岸最明媚的一抹风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窗外,月光如轻纱笼罩。静心,焚一炉沉香,捧一卷诗书,暗香袅袅,恍惚间,有一位美人的身影浮现在眼前。她的美,不会随着荏苒冬春老去,不会随着岁月长河流逝。她的美,自灵魂中散发出迷人的馨香,千载不散;她的美,自书卷中吟哦出动人的乐章,亘古绵长。沿着时间的经线一路前行,且去寻一寻柳如是那渐行渐远的如烟往事。

十里秦淮,繁华所在。一水隔两岸,一岸江南贡院浮书香,一岸烟花教坊奏好音,隔水相望,尽是风情。却有伊人在水一方,在这岸沾了那岸的气息,在那岸染了这岸的颜色。她是杨爱,她是柳如是,她是八艳之首,她是秦淮河上最明媚的那抹风光。

“我看那青山潇洒多姿,想必青山看我也是一样。”本名杨爱的她,因读了爱国诗人辛弃疾《贺新郎》中“料青山、见我应如是”一句,故而自号如是。

柳如是一生坎坷,几入娼门,尝过与所爱之人生离死别之痛,亦经历了国破家亡之殇,但她一生都未曾放弃对幸福的追求,更不曾放弃心中炽热的爱国情怀。

十五岁的她成为周道登的妾侍,黄卷对青灯,芊芊影在旁,诗文共赏,红袖添香。周道登死后,往日里他对她的宠却成了她被嫉恨被陷害的催化剂。再次流落娼门,衣香鬓影,蹁跹起舞,丝竹管弦,纸醉金迷,在这声色犬马的繁华场所,她开始了一段又一段纠葛。

崇祯五年,号称云间三才子之一的宋辕文走进了十六岁的柳如是的生活,如是美人一句玩笑话,宋才子便跳入白龙潭以此表白自己的心意。可是这段情在宋母的强势干预下,以如是挥刀断琴弦表一刀两断之意作结。

三年后,十九岁的柳如是爱上了被后人称为明朝词宗第一人的陈子龙。才子佳人的爱恋来得迅猛而炽热,浪漫而深切。两人吟诗作画,互诉衷肠,抚琴奏乐,传情达意。但她要的一生一世一双人,他终究给不了。陈子龙原配张氏大闹南楼,心高气傲的她选择了离开,用决绝为这段情落了最后一笔。从此,这份刻骨铭心只能在回忆里触及。

转眼已是崇祯十三年,二十三岁的柳如是一袭青衣,造访虞山半野堂。半野堂主人钱谦益,字牧斋,如是自称柳儒士求见,与之结交。虽说“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”,但一个有情,一个有意,幸成佳话。钱谦益顶住家族的压力,不顾江南士林的非议,一场画舫婚礼迎娶了柳如是。绛云楼里,红豆馆中,金屋藏娇,岁月静好。她美丽的眸子弯成了月牙儿,含着浅浅笑意,似点缀着迢迢银河的星子,苍茫夜幕,甚至竟没有哪一颗星辰可以如此璀璨夺目,摄人心魄。后来,八十三岁的钱谦益病殁于杭州,钱氏族人闹事,柳如是悬梁自尽,轰轰烈烈地结束了一生的传奇。

本姓杨,改姓柳,如是一生钟爱杨柳,其行迹也恰似多情烂漫却无枝可依的柳絮,西湖赏月,虞山探梅,秦淮河荡舟,拙政园种花。最后的最后,天尽头,有香丘,一抔净土掩风流。

她四十六年的短暂人生,充斥着世间凉薄与纷争喧嚣。在那个国家面临倾覆之危的动荡年代,沦落娼家,不曾磨去她的才情,出身卑微,历经坎坷,不曾消得她心中的爱国情怀和民族大义。

徐天啸曾这样评价柳如是:“其志操之高洁,其举动之慷慨,其言辞之委婉而激烈,非真爱国者不能。”且说些无关风月的,甚为欣赏如是那份爱国的大义,她从来就不是不知亡国恨的商女隔江唱着一曲后庭花。清军入关,横扫中原,铁蹄踏碎大明王朝的山河,柳如是劝钱谦益与她一同自杀殉国,二人泛舟湖上准备投水,钱谦益忽而伸手试了试湖水,觉得寒冷刺骨,心中愈发生了怯意,打算放弃,柳如是甚感悲愤,转身跳入湖中,被救起后含泪对钱谦益说:“你我且归隐山林,不仕新朝,如此也算对得起大明王朝了。”

然而钱谦益还是降了,北上任职,柳如是坚决拒绝与其同行。临行送别之日,如是身着象征大明王朝的红裳,立于河畔,目送滔滔江水载着船只扬帆起航,一脸肃穆,美眸中流露出嘲讽与无奈。后来,她倾其所有,将毕生家当用以援助反清复明的义军。待下决心用三尺白绫结束一生之时,就连遗书中也不忘嘱托家人,自已死后切记悬棺于楼阁之中,决不入土,因为国土早已是满清的了。爱国之情,溢于言表。

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如是美人,如是才女,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

她的故事是一场不可复制、无法替代的过往,在低迷时予我们软言细语的安慰,在迷惘时予我们坚如磐石的陪伴。穿越时光的回望,她那一双翦水秋瞳洞穿我们心底的翳和霾,抚平我们心底的苦和痛。

有些人,曾鲜活在历史画卷中,或倚楼远眺,或对月赋诗,或踏马游春,或赏花和歌。柳下,花间,留下了伊人浅笑无言,满世界莺飞草长;留下了美人倾国倾城,青丝绾十里红妆;留下了佳人蹁跹,枕惊鸿山河醉卧。然而待时光流逝,历史起了皱,画卷失了色,她们的面容会渐渐模糊,她们的故事却依旧流传,她们的精神会带给我们持久的感动和激励。

月色溶溶,一丝一丝蔓延在天际,温柔似水,醉了人心。恍然她的身影又出现,翦水秋瞳点绛唇,冰清玉骨映明月。回望如是不短不长的一生,往事如烟,落笔竟凝噎。



 


【作者: 董佳楠    来自:文学院    责任编辑:宋伟     审核:新闻中心总编室】
分享到:

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,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
打印文章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新媒体平台
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
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